中国教育联盟欢迎您!
当前位置:中国教育联盟 > 教育资讯 > 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调整与困惑

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调整与困惑

作者:本站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5/8

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

2.388亿港币

拍品故事: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作为康熙时期的御瓷之一,以粉红色釉作底,以五瓣花朵式开光,内绘花卉,色彩艳丽,笔触细腻。底盖粉红色“康熙御制”楷款,加双方框。

拍卖现场:2018年4月3日,香港苏富比在会展中心举行2018年春季拍卖会最后一天的重头戏——中国艺术品春拍专场。其中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拍出2.388亿港币高价。

宋人《汉宫秋图》手卷

1.242亿元

拍品故事:《石渠宝笈续编》著录,贮御书房,南宋画院画家所作《汉宫秋图》卷,绢本设色,依据乾隆皇帝隔水题诗及画面来看,非为卷前所题“汉宫秋怨”事,实为写南宋皇家园林生活逸趣,托寄汉武帝宫庭故事。是卷应为南宋建筑画的纪实类作品,所描绘的是皇家园林或为官署园林。

拍卖现场:2018年6月17日,在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震古烁今——从宋到近现代的中国书画” 专场中,《汉宫秋图》现场以9600万元起拍,场内后区直接报价1亿元,引发现场阵阵掌声。后现场陷入胶着战中,一度以200万元的竞价阶梯交替上升,竞价阶梯虽小,但是现场出手的三位买家都舍不得放手,竞价到1.08亿元,最终被场内委托获得,加佣金以1.242亿元成交。

傅抱石《琵琶行诗意》

1.035亿元

拍品故事:此画中既有大笔挥舞的豪情,又有优雅古艳微妙的表达。画面的近景他画了一匹低垂的马,来衬托画面中心在一棵大枫树边江州司马白居易、浔阳歌妓、对饮而坐的客人三人。此画中的歌妓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琵琶的中间他处理了一些绿色的装饰品,用对比的色彩,陪衬着白裙子,在夜色苍茫中歌妓显得格外鲜明突出。一旁的江州司马白居易,他身穿青色的衣服,在画面被傅抱石营造在次重要的位置上,与之对坐的客人,在服饰的用色上饱和度比较低。画面中的白居易、客人都沉浸在歌妓的琵琶声中。从此看,画面中人物的主次关系在这里处理的十分分明。线条上取借了高古游丝描,如歌妓服饰上朱砂重彩,及她的头饰,都体现了她的高古之气,尽显古艳。综观上述,这件作品是傅抱石在四十年代中期十分出色的一件作品,令人玩味无尽。

拍卖现场:2018年6月17日,在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中,傅抱石《琵琶行诗意》立轴以咨询价形式上拍,现场8000万元起拍,9000万元落槌,最终以1.035亿元成交。

清乾隆铜点金“乾隆御览之宝”宝玺

约1.11亿元

拍品故事:乾隆时期的皇帝御用玺印,具有不同于历史上其他任何时期的特点。这方清乾隆铜点金异兽钮「乾隆御览之宝」,其为精铜铸造,9.1厘米见方,印纽为三螭,皆极为逼真传神,肌肉张弛有力,生动而威严,毛发齿爪无不精到。三螭身上的云纹、身后的花尾,与雍正时期寿山石玺印的艺术风格一脉相承。铜玺的器表遍布矿物质仿古绿锈,再点金为饰,如故宫所藏的澄泥虎伏砚。此为乾隆皇帝即位后镌刻的唯一一方「乾隆御览之宝」铜玺,在《乾隆宝薮》中即有著录。

拍卖现场:2018年6月19日,清乾隆铜点金“乾隆御览之宝”宝玺上拍于北京保利“四大禹贡”专场,现场以4800万元起拍,经过场内买家与电话委托将近10分钟的拉锯战,价格逐步超越8000万,直至9000万,两位现场买家坚持加价,以50万阶梯继续,最终以965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10975亿元成交。

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

1.265亿元

拍品故事:《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创作于1978年,是李可染晚期山水画杰作,是继《万山红遍》后,完美体现李家山水图式的又一经典,为李可染生命最后一年留下的艺术佳作之一。画面右上角题“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九字,“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句出魏晋南北朝《世说新语》,乃晋顾恺之形容会稽山川之秀美。画中峻岭蜿蜒,气势浑然,画面整体给人深厚凝重之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艺术风格。画面右上角与右下角分别盖有钤印“李、可染、在精微、河山如画”。

拍卖现场:2018年6月18日晚,中国嘉德2018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97件精品总成交额高达5.32亿元。其中,李可染作品《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以720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叫价竞买,最终以1.1亿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1.265亿元。

(宋)陈鉴 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

1.104亿元

拍品故事:(宋)陈鉴 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古籍善本,也被称为“最美的宋刻孤本”。该部由陈鉴辑,共51册,160卷,仅见著录于北京线装书局出版《中国古籍善本总目》。

拍卖现场:2018年6月20日下午,古籍(宋)陈鉴 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于嘉德,现场以2800万元起拍,最终经过场内外长达25分钟拉锯争夺,以9600万落槌,加佣金以1.104亿人民币成交,创造了古籍善本艺术品过亿神话,也打破了估计善本全球拍卖纪录。

崔如琢 《春雨潇潇》

1.035亿元

拍品故事:在当代中国画坛,崔如琢以积墨画、指墨画闻名于世。他的积墨画独树一帜,他的指墨画更是自创一格,成就很高,这件《春雨潇潇》便是其指墨画之杰作。

拍卖现场:2018年6月15日晚,北京匡时2018年春拍“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槌,本场共63件精品上拍。其中,崔如琢《春雨潇潇》手卷以咨询价形式上拍,90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035亿元成交。

赵无极巨幅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

5.1亿港币

拍品故事:《1985年6月至10月》这巨幅三联屏壁画宏大,共长达10米,高达2.8米,乃赵无极应邀请,为当时新加坡莱佛士城 (Raffles City) 特别创作。

拍卖现场:2018年9月30日,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在香港会议中心举槌。当晚,赵无极平生尺幅最宏大的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以咨询价形式上拍,以3亿港元起拍,4.5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510,371,000港币成交。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

1.69亿港币

拍品故事:此碗为私人珍藏中最顶级乾隆御制珐琅彩之一,除此仅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雍正盘一对。此盌器形雅正,弧壁浑圆略撇,胎质细密,均净如雪。从景德镇御窑跋涉上送京师,宫中妙画珐琅彩,外壁写生虞美人,黄自矜持、白怯羞绯、红恃娇纵、紫尚雅风,翠叶间,纤花或含蕾、或盛绽,曲茎摇曳微风中,石半掩、蝶萦绕,渲染描绘细腻如生。另一面墨题明人徐桂〈咏虞美人草〉诗二句,曰:“迎风似逐歌声起,宿雨那经舞袖垂”,既咏虞美人随风起舞之妍姿雅貌,又是借花怀古。诗前有“佳丽”,后添“翠铺”与“霞映”,共红料印三枚。盌心加缀三多瑞果,更显清朗秀逸。足底双方框内蓝料书“乾隆年制”四字宋体款。

拍卖现场:2018年10月3日,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在香港苏富比“中国艺术珍品”专场中以1.69亿港元成交,此前估价为2亿港元。

吉庆玲珑-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

1.49亿港币

拍品故事:此款玲珑尊高 40.8 公分,16 1/8 英寸,撇口折沿,宽颈溜肩,黄地细描锦地,沿下环绘如意云头,渲染得宜,立体逼真,挂缀璎珞串珠,其中四组配饰吉字,并有磬如祥蝠,且添盛绽番莲四朵,橘红亮蓝,清新婉丽。另间饰双鱼四组,更添祥瑞,辅以卷延洋花,异风漫溢。纵然满饰繁密,却有条不紊,井然见序。斜肩下渐敛,器腹外层绿地红龙之间,粉青描金镂空夔纹,并缀四面浮雕开光,妙绘丰鱼成双,畅泳柔波微浪中,穿梭落花水藻间,其中鳜鱼两相对、红鲤同游伴,悠然自得,栩栩如生。从镂空间隙,可窥见内瓶仿明青花缠枝花卉,朵研各异,妙然生趣。足上加缀黄地锦纹转枝洋花,洋菊、银莲,雅致缱绻,与颈上饰纹相呼应。内颈及器底均施松石绿彩,底署蓝料双方框六字篆款,殊为罕稀。

拍卖现场: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苏富比万众瞩目的《吉庆玲珑-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专场》,“吉庆玲珑-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经过了18次反复的角逐之后,最终以130,000,000港币(加佣金近1.49亿港币)落锤。

钱维城《台山瑞景》

约1.468 亿港币

拍品故事:《台山瑞景》出自词臣画家钱维城手笔,全卷纵33.7公分,横458公分,描绘浙江天台山十景,共分十段,每段更有乾隆御题诗共十首,吟咏台山,怀念爱臣,附录小楷书对该地山川景物的考证文字。其构图多采用了“深远法”,呈现天台山高耸密林,流水瀑布,清幽灵秀,古迹处处,乃钱维城之盛年山水精品。

  2018年拍卖业走过了持续调整的一年,从保利、嘉德、诚轩、匡时、西泠等拍卖企业的成交情况来看,此季共上拍5.6万件拍品,同比下降10.67%,成交总额165.38亿元,同比下降20.87%。而亿元拍品方面,去年所产生的10件亿元拍品也远不及2017年的17件。令人欣慰的是,市场表现低迷,但却朝着更加“精雕细琢”的策略进行调整。此外,新藏家的强势入局和热点板块的轮动给市场释放了积极的信号,那么,2019年拍卖市场又将呈现怎样的态势呢?

 

  市场内冷外热

 

  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10月文物艺术品和股权债权、房地产等拍卖业务成交额均出现了超过20%的降幅。在资金收紧、竞争激烈、优秀拍品稀缺的形势之下,各家拍卖行也面临着寒冬带来的严峻考验。2018年全年,中国嘉德交出总成交额58亿元的成绩单,北京保利也以总成交80亿元的成绩收官,但两家公司的总成交额均不如上年。

 

  从春秋两季拍卖的情况来看,2018年拍卖市场下行的趋势更为显著。一般而言,受年终企业流动资金不稳定等因素的影响,通常情况下秋拍的成绩应好于春拍,但这样的情况却未能出现在今年的拍卖市场中。据雅昌艺术网数据显示,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总成交额为25.5亿元,环比下降10.08%,同比下降40.5%;北京匡时秋拍总成交额为6.84亿元,环比下降54.19%,同比下降57%。而中国嘉德得益于大观夜场潘天寿《无限风光》、傅抱石《蝶恋花》等高价拍品的成交,较春拍环比增加了21.57%,但同比2017年秋拍的成绩却下降了18.6%。

 

  虽然内地拍卖市场略显低迷,但坐享关税优惠和拍品资源的香港市场却“这边风景独好”。作为亚洲重要的艺术市场,香港拍卖市场聚集了全亚洲最好的拍品资源和藏家资源。香港苏富比2018年总成交额高达76.8亿港元,创造了苏富比扎根亚洲以来的最好成绩。而佳士得香港则以4.636亿港元的高价释出苏轼《木石图》,创造了佳士得香港拍卖史最高单件拍品纪录。

 

  相较于苏富比和佳士得而言,内地拍卖行在香港市场的经验有所差距,但通过多年的市场历练,即便在内地市场不景气的形势之下,内地拍卖行在香港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2018年中国嘉德(香港)表现得尤为抢眼,以全年11亿港元的成绩创造了中国嘉德进驻香港市场六年以来的最好成绩,比上年增加了13%。保利香港2018年成交额为21.5亿元,虽然不及上年的28.9亿元,但在整体“钱荒”的经济形势之下,依然表现得十分稳健。

 

  在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看来,“虽然近几年内地拍卖行已经逐渐在香港站稳脚跟,但与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巨头拍卖行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在他看来,内地拍卖行的重点仍集中在书画板块,但苏富比、佳士得每年都会有新的变化,内地拍卖行还处于“跟着走”的阶段,因此,打造更加国际化的品牌依然是内地拍卖行征战香港的努力方向”。

 

  板块轮动显著

 

  梳理今年拍卖市场的整体情况不难发现,2018年的拍卖市场古代书画板块表现平平,一向处于增长态势的当代书画板块也未能延续上扬的态势,而曾经的冷门板块古籍善本却惊喜不断,表现尤为抢眼。其中,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及宋刻本《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进入“亿元俱乐部”,9件古籍善本逾千万元成交。此外,古董珍玩板块的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家具板块的明末清初黄花梨麒麟寿字纹圈背交椅都以令人惊喜的价格成交。

 

  拍卖史研究专家赵榆预测,古代书画板块估计2018年要比2017年下降20%;近现代书画因有超亿元拍品的支撑,表现算是平稳;当代书画下滑得最厉害,预计2018年会整体下滑50%多。油画总的来说比较平稳,但总成交额还是有提高的,毕竟有吴冠中的《双燕》在支撑。古籍善本和碑帖信札板块有比较大的增长,如上半年增长了近70%。

 

  季涛表示,一般来说板块的轮动是因为价格的问题,在经济下行的形势之下,以往那些价格相对较低的反而会引起藏家的关注,但对于高价拍品,藏家出手会更为谨慎,这就表现为高价拍品的滞涨。“碑帖一般都是小圈子在收藏,2018年良好的表现相信也会使得这一类拍品的价格提升。”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2018年近现代书画板块有相当数量的重量级拍品流拍。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经济环境略显疲态的形势之下,不仅拍卖行在选择拍品时格外谨慎,买家出手也更加谨慎,在双方都如此谨慎的情形之下,明星拍品的流拍也很可能与估价过高有关。同时,经过长期的培养,藏家手中的近现代书画拍品已经近乎饱和,如果估价过高的话,藏家往往不愿意出手。

 

  新藏家入局

 

  实际上,艺术品市场在经历了2010年的爆发期之后开始进入调整阶段,处于调整期的艺术品市场不仅是各家拍卖行策略调整的时期,同时也是新老买家调整交替的阶段,2018年的艺术品市场,买家的需求和结构性调整也愈加明显。可以看到的是,春拍中李可染的《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朱耷的《墨梅图》以及艾轩的《有志者》都被新买家收入囊中,而秋拍中以2.875亿元成交的潘天寿《无限风光》、以1.334亿元成交的傅抱石《蝶恋花》以及过亿成交的安思远旧藏碑帖十一种均由刚入场不久的新买家竞得。

 

  其实,在过去的几年中,新入场的买家大多处于观望和试水的阶段,但今年新买家的出手却十分踊跃。在季涛看来,新藏家入局很正常,大藏家来之不易,每年都会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新人入场,但能够出手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顶级新藏家并不常见。

 

  新买家的大胆出手无疑为艺术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这也意味着新藏家从中低端拍品开始关注并参与竞拍亿元拍品。但无法忽略的是,无论是新买家还是老藏家,多数藏家仍处于年富力强的年龄阶段,要等到这批藏家的后代释出藏品还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未来仅靠现有存量显然难以满足艺术品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也让“调整”和“改变”成为了这一阶段常被提及的关键词。“在买家需求量不断增长的形势之下,艺术精品在供不应求下上涨似乎不言而喻。而那些普货艺术品只会在与精品价格拉得过大后才有可能实现补涨,这也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2019年出现。”季涛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徐磊 宗泳杉